那些遗世独立的小房子

正如阿鲁克邦®“形·意”展所倡导的理念,城市空间正在逐渐模块化,被重新定义,而建筑也不一定是林立的摩天大楼,它可以是雕梁画栋的古城,是雨林里的一间树屋,也可以是传统校园中一栋现代的琴房,是河岸边的一间观景台……

总有那么一些小小的、不那么引人注意的建筑,却又悄然地装点着世界,今天就让我们来看看那些遗世独立的小屋子。

这样跃动在校园内的一个个小方块

是Harwyn建筑工作室十分偏爱的一类建筑

他们亲昵地称之为“小豆荚(Pod)”

“小豆荚”作为传统办公室的代替者十分受校园欢迎

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一所公立学校

某天就有这样一个闪亮的橙色“小豆荚”

作为学校的音乐室突然出现在了路边

在周围都是充满旧时代气息的建筑时

使用阿鲁克邦®幻彩®系列活力橙的“小豆荚”

成了校园中风格鲜明的一抹亮色

建筑师称,

学校想要一些大胆而年轻的东西

鲜明而突出,远远看去就十分醒目

幻彩®活力橙是他们的不二之选

色相在红橙之间流转

阿鲁克邦®幻彩®以灵动的色彩为特点

能随视线、光线的不同而变幻

也符合了“小豆荚”现代而独特的定位

小小的音乐室内迎接学生的是全套乐器

良好的隔音效果也是“小豆荚”引以为傲的特征之一

每一块阿鲁克邦®在有着长期质保的同时

安装起来都非常简便

由于豆荚的小体积

甚至可以安装完毕后使用吊车搬运到理想的位置

这对减少建筑浪费、现场施工时间

甚至减少人为失误都有很大的提升

当建筑场地是校园和居民区时

这一特点则更显优越

铝复合板这一现代化的材料,风格就只能走摩登路线了吗?

当然不是!

在贵州东南的隆里古城

建筑师建造了一个名为“明镜台”的装置

古典与现代的碰撞

竹与镜的意向交织出了另一番意味

六百年前一批明朝军队迁来隆里建城

他们模仿江浙民居修建徽派家宅以慰思乡之情

隆里与周边城镇隔绝

迥异于周边苗寨侗寨的形态

被余秋雨称为“汉文化孤岛”

“明镜台”的灵感正是来源于这一份孤独

两层的小屋一次只能容纳一人进入

在僻静的河岸边看前城后山

在孤独中静思

木结构上覆着轻质的竹料与铝复合板

向山的一面使用当地盛产的毛竹

面向城镇的那一面则出乎意料地选择了镜面

因此又被当地人称之为镜屋

登上二层空间时

通过金字塔形的观景台更能一览山间风景

建筑师称,隆里城是日常生活

而这座“避风港”则是另一种生活

在隆里城,人是一群一群的

然而在“明镜台”,则只能容纳一人

独处的空间

正如佛偈中的心似明镜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明镜台”紧邻龙溪河,与热闹又古怪的城镇遥遥相望

仅能通过一个纯天然石材铺就的石桥进入

成为人们精神上的避难所

镜面材料的大胆使用

使它成了由人工的城镇向半人工的稻田

再向自然的山水过渡的空间节点

出挑于山水之间却又毫无突兀之感

传统与现代,山水与城镇,空间转换的节点,正是阿鲁克邦®重新定义的城市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