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之上,恰是风格(二)

19世纪20年代,优雅和简约是这一时代的特征,伪现实主义挤压伦理道德,时尚变得越来越不舒服,印刷品也由简洁变为肤浅。

20世纪20年代,特色是清晰的线条和整洁的形状。这是大胆创新的时代,包豪斯运动将艺术审美运用到工业发展中。自由、自信的生活态度替代了陈旧、压抑的态度。

未来,时间将变成奢侈品。优质材料将占据时尚市场,发展快时尚。

建筑之上,恰是风格(二)

“形式主义”

项目:REFER – CCO DE CONTUMIL, 葡萄牙波尔图

建筑设计:Castro Calapez Arquitectos

完工年份:2008

产品:阿鲁克邦® 深蓝色

摄影:Castro Calapez Arquitectos

位于波尔图的这座控制中心,由设计师Paul Calapez设计,设计强调了它的站点功能作用,将其设计为一个方体建筑,棱角分明使其风格鲜明。

2

外墙使用了深蓝色阿鲁克邦®,特殊的造型加上材料效果,让整个建筑仿佛凌驾于地面之上。外形定义了建筑,而颜色和饰面又强调了外形。

阶梯

蓝色的电力网格等距排列,让整个建筑外观统一又不失功能性。

4

风格,是耐人寻味的东西,建筑之上,恰是风格。

位于丹麦奥尔堡的音乐厅,设计师Wolf D. Prix将音乐融入到建筑中,“音乐对于人们来说是回想在脑海中的旋律,像乐器承载旋律一样,建筑的造型是音乐厅的表达。”

音乐厅2

外墙由阿鲁克邦®naturAL 拉丝饰面板装饰而成,白天看去如一样巨大的乐器一般,夜晚配合光影营造出一种静谧。

音乐厅1
音乐厅3

音乐厅有了音乐的风格,那么创新城自然要有未来的风格。

位于西班牙的Orona IDeO,我们亲切称之为“科技之环”。这座建筑是Orona Zero的旗舰楼,是公司的总部。大楼形状的灵感来自于圆,这也是贯穿其公司品牌形象中的形状。

音乐厅7

之所以称之为“科技之环”,不仅因为这栋办公楼主要是科技研发集中之地——包括商业、技术中心和大学,也是海拔、城市流动、能源和生态技术等分部的研究人员和学生的科研中心,更因为大楼本身设计的科技性。

音乐厅4

Orona Zero大楼主要用于办公,由于楼内用户和高密度的电子设备的散热需求,使得其内部能量负载较大。同时,还需要漫射光线来避免眩光。平面规划的时候将工作场所朝北布置靠近外部立面,而朝南的环形走廊则用于分散人流量,并且可以俯瞰大楼的中央空地。

音乐厅8

弧形立面表皮由两千多片三角形像素片组成,这些完全依靠参数化设计。不透明、半透明和透明则根据它们的方向、入射太阳能辐射、外部视野的进入以及房间的私密需求来确定。1000多个多晶光伏模块集成在Orona Zero大楼的倾斜屋顶,其年发电量接近100个公寓的平均耗电量。

音乐厅5

建筑基座由阿鲁克邦®naturAL 镜面构成,与真个建筑外部的风格统一,还如镜子一般能够反映地面事物,让建筑与周围融合,整个建筑又充满可未来感、科技感。

音乐厅6

这座建筑已经获得LEED金牌认证和Breeam优秀认证,被国际绿色建筑委员会选作健康、幸福、有生产力的基准办公楼。

这是一个不受时间局限令人惊讶的“永恒”建筑。

位于德国哈根的Höxterstrasse住宅楼建于20世纪70年代,整个住宅楼群是当时非常著名的社交地,随着时间的推移,建筑的设计与当地的发展已不那么匹配,改造迫在眉睫。

设计师将关注点集中在如何在延续历史的基础上创新。

改造前

△ 改造前

改造后

△改造后

建筑师不仅通过阿鲁克邦®不同饰面板对外墙做了重新装饰,更值得一提的是,在阁楼外墙处,使用先进的阿鲁克邦®Design技术,在复合板上定制了哈根当地的山水画,而画面灵感则是来源于画家爱德华·西奥多(Edward Theodore)的画作。

改造1

整个建筑群由17种颜色构成,从浅米色到深红色,这17种颜色的灵感,来源于意大利画家、形而上学画派创始人之一乔治·德·基里科(Giorgio de Chirico)。

改造3
改造2

建筑有局限,创新无边界,材料的创新让建筑自由地放飞自我。